6.0

2022-08-30发布:

变身休真记-第8章 局长情妇

精彩内容:

變身休真記-第8章 局長情



     他不知道我爲什幺突然就轉變了過來,很高興吃了我夾給他的菜,邊吃還邊砸著嘴說:「真好吃,美女送的就是好吃。」

     我又夾了口菜塞進了他的嘴裏,嬌聲對他說道:「好吃就多吃點。」

     「好-好——,夠了,夠了,妳也吃啊。」他笑著邊吃邊說,我則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牛奶,見我喝牛奶,他淫笑著對我說:「我也要吃奶奶。」

     一開始我還沒有聽懂他說的是什幺意思,還真的把牛奶送在了他的嘴邊,他沒有喝我餵他的牛奶,而是壞壞的望著我笑,我這才搞明白他說的吃奶奶是要吃我的奶。

     這時他的手已經把我襯衫的紐扣給解了開來,我上身外套在吃飯前已經脫了,黑色的胸罩立刻露了出來,在胸罩被他脫掉的一霎拉,我的兩個大奶子立刻彈了出來。

    看著我上下亂顫的奶頭,他一口就把它含在了嘴裏,同時手在另一個奶頭上撫弄了起來,我挺起胸讓他更好玩弄我的奶子,突然他對我喊道,真的有奶啊。

    「什幺真的有奶?」我有點奇怪的問他,他的嘴巴一邊吸著我的奶頭,一邊用手擠壓我的另一個乳頭,白白的乳汁立刻從我的奶頭裏噴射而出。

     我怎幺會有乳汁,隨即我就敢肯定這一定是奼女功的功效,怕他對我的乳汁産生懷疑,只好裝出一副淫蕩的樣子,笑著問他:「喜歡吃嗎?喜歡吃就多吃點啊。」

     可能我乳房分泌乳汁的時間還不長,不一會兩個乳房就被他吸了個乾乾淨淨,突出了我的奶頭,意猶未盡的抹了抹嘴後,接下來分開了我的大腿,褪掉了我的內褲和絲襪,開始用手指摳弄我的下體,不一會就被他摳弄的發出了呻吟。

     慢慢的就覺得喉嚨發乾,嘴裏變的一點味道也沒有,喝了口啤酒還是一樣,突然非常懷念第一次幫人口交時所嘗到的對方上的味道,不由的伸出舌頭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我的這個動作被他看在了眼裏,問我說道:「舔嘴唇,想吃什幺了啊。」

     「大雞雞,我癡笑著回答。」說完就用手抓住了他的褲帶,跪在他的跨前,幫他脫掉了褲子,此時他的已經把內褲漲的鼓鼓的,把他的內褲往下一拉,一個碩大的立刻彈了出來在我面前上下晃動著。

     用手抓住他的,翻開他的包皮,露出了紅紅的龜頭,立刻一股比上次強烈的多的味道從那上面傳來,含住他的龜頭,用舌頭在上面來回的攪動,不一會他就受不了這種刺激,抓著我的頭髮對我說:「慢點,這樣吃不消的。」

     我也不希望他這幺快就射掉,吐出他的龜頭,用舌頭從他的馬眼開始認認真真的舔了一邊遍,連兩個睪丸都沒有放過,在享受過我的口交以後,他讓我坐到了他的腿上,抱著我在我身上瘋狂的親吻撫弄。

     一會後他又讓我坐上了桌子,分開了我的大腿,扶著就刺進了我的,他比那個半死不活的台灣老頭要厲害了很多,我又運起陰功控制著不讓他,結果他是越幹越猛。

     就這樣,他的喘息聲,我的呻吟聲,桌子晃動聲,碗筷的抖動聲,還有他的胯部撞擊我臀部和大腿內側的『啪,啪……』聲,這些聲音都交織在一起,刺激著我的慾望神經。

     在要求我連續換了四五個動作以後,終于他讓我達到了高潮,由于最後一個動作是他躺在地毯上,我坐在他身上的觀音坐蓮式,在高潮來了以後,我立刻按照奼女功的介紹把身體往後倒,這樣的話就可以讓他很清楚的看見我潮吹的過程,這是天魔舞裏介紹的。

     隨著高潮時的強烈搜索,尿道裏的液體一下下的噴射而出,全部的噴在了他的身上,好一會我的高潮和潮吹才結束,他射過精的在我潮吹的感官刺激之下,還沒有從我的裏拔出就又硬了起來,真的是厲害,我在心裏讚歎,一個晚上我們在飯廳裏幹了叁次,到了房間又幹了六次,第二天早上我發現,他幹我幹的臉色都白了,整個人像生了一場大病一樣。

     到了老姊家以後,立刻煉化了這些精液,感覺功力一下子就提升了好多,洗了澡,光著身子告訴了姊姊昨天晚上的過程,姊姊很奇怪,問爲什幺他和人做愛的時候就沒有潮吹。

     我們都是練了奼女功的,聽了老姊的疑問我也很奇怪,就拿出奼女心經又仔細的看了看,最後終于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找到了一個關于名器的介紹。

     我們對照著介紹,姊姊發現自己的穴是層疊穴,就是內壁有很多的皺紋,這種穴男人幹起來其爽無比。

     我的穴就更厲害了,首先我的穴也是層疊穴,並且皺紋的數量比姊姊還要多好多,其次我的還是潮吹穴,就是每次高潮都可以産生潮吹的效果,還有我的穴還可以無力自動,每次一高潮我的穴就會自己收縮,再就是我的穴外口比起裏口來要稍微鬆一些,男人在抽插的時候,一到了這個收緊的地方就要更加用力的去推進,並且外口的皺紋是直的,而裏口的皺紋是橫的,會産生『啪矶,啪矶』的聲響,成爲鳴穴,最後我的穴還是泉湧穴,就是下體做愛的時候會産生非常多的淫水。

     書上說女人的那裏符合一個條件的稱爲名器,兩個的稱爲銅器,叁個的稱爲銀器,四個的爲金器,五個的稱爲仙器,六個的稱爲神器,我的穴正好符合六個條件,竟然是神器,我看的是暗自欣喜,老姊卻因爲比不過我而有點不爽。

     其實即使是名器也是千百萬個女人裏面才能出一個的,我們兩姊妹一個名器一個神器還真的是無敵了,最後書上還說,女人一旦擁有了名器就會變的淫蕩無比,怪不得我和老姊都這幺的需要男人,我們對望了一眼,原來是名器做的怪。

     練了會功,姊夫打了電話說晚上醫院要做一個手術,回不了家,老姊打電話到醫院確認了一下,證實了姊夫確實是要做手術回不來,我們心裏一陣高興,晚上又可以出去爽了,我拿出張局長給我的本市一家高級商場裏的優惠卷,數了數有一萬塊,拉著姊姊開車到了這家商場,準備再添幾件衣服。

     不愧是高級商場,衣服還真不是一般的貴,這一萬塊優惠卷也買不了幾件,最後我們一人選了一雙靴子,一條裙子,一件衣服就沒有了,回家我找出了一雙紅色的網狀襪配靴子,姊姊則是找了雙咖啡色的襪子,姊姊買的是很短的一步裙,我覺得一步裙走起路來不是很方便,而是買了高出膝蓋叁寸的一條短裙,上面還是我喜歡的白襯衫,外面是黑色的針織衫。

     來到酒吧,我們兩人決定打包出售,兩萬塊一晚,加一個人加一萬,次數不限,很快的我們就找到了今晚的對手,一起來的四個男人,跟著他們來到樓上的一個包廂,包廂是專門爲群交而準備的。

     進去以後什幺話也沒說脫光了衣服就幹,最後四個人每個人都在我們身上洩了八九次直到幹的再也幹不動了才停雞,我們則是因爲有了男人精液的滋潤而顯得神采奕奕。

    之後的日子我們一有機會就出去偷換,老姊因爲有老公看著,還不敢太造次,而我則是多多益善,隨著功力的提高,我們對精液的需求量也越來越大,每天晚上都要到酒吧尋找幾個獵物才能基本滿足練功的需求。

     就這樣,沒幾天時間,原來粉紅色的奶頭還有陰唇已經變成黑色的了,這是不知道給多少人蹂躏才能有的戰果,一開始我還在計算給多少男人幹過,到後來,由于人數太多,我也懶得計了。

     終于拿到了自己期盼已久的身份證,還有一張文秘專業的本科文憑,張局長幫我找關係考進了公務員,我也就成了張局長的情婦,她給我買了一棟房子,我們一有空就過去瘋狂的做愛。

     我女人的天性,現在表現的則越來越強烈,每每想到這裏就很不爽,我在心裏拚命告誡自己:「我是一個男人,不是女人。」可是沒辦法,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我發現我慢慢喜歡上了做女人的感覺,和張局在一起好像組成了一個家,我最喜歡做的事就是親手做他愛吃的菜,看著他吃完。